《情为何物》——章三·戏法

      秦昊最终还是没有想出什么合适的法子,便包了秋宅对面一家酒楼的上座,观察秋家的动向。正所谓知己知彼,百战百胜。连坐了两周,秦昊发现秋家小姐偶尔会戴着素纱帷帽步行出门,回来时拎着鸟笼,而鸟笼里的鸟每次是不一样的。秦昊又细细查看过,她出行时身边只带着那会武的丫鬟,并没有护卫跟随,暗暗舒了口气,心里已有了行动的计划。

      谭笑天来过两次,打探下消息,顺道讨要他那三十坛好酒。

      秦昊早已习惯了他的性子,由着他明里暗里的讽刺自己:“怎么不见行墨?”

   “他呀!这不是来了秋家这么大一只待宰的肥羊吗?当然是和他爹忙着维系关系去了。”

   “我这几日倒是见过不少送拜帖的人,却没有人上门拜访的,倒不知道他在忙这个。”

   “想是秋老爷不喜欢在家里谈生意。说起来这秋老爷也是够神秘的,我得找人好好查查。你呢?坐了这么久了见着人小姐了吗?“

    “见到了,出来过几次,我估计她喜欢鸟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告诉我你是坐这见到的,隔这么远哪算呀!你都不跟上去看看?”

    “凡事要有分寸,尤其是对她那样的女子。万一被察觉只能适得其反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那三十坛酒是跑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不急你急什么?反正是你自家的酒,酒瘾上来了想拿点喝还不容易?”

   “话是这么说没错,不过就你现在这进度,这赌约还没个头了!得加个期限才行!”

   “你当时可没说有时间限制。”秦昊取出半两碎银放在桌上,“我得去准备准备了,你就等着看吧。”起身便走了。

   “你这不耍赖吗?你这要两三年还没消息怕是连赌约都要忘了!”秦昊已下楼,谭笑仍在纠结赌约之事,看了眼对面秋宅,突然想起秦昊刚刚的话,便冲着楼下喊,“诶!你要准备什么?”

      秦昊只是摆了摆手,并未作答。

      谭笑天叹了口气,若换了平常,两周的时间秦昊早已拿下一人了,现在却连面都没见着。冰山美人果然没意思,自己可千万不要碰这种美人,再美都不行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又过了几日,秋家小姐一如往常,只带了一名丫鬟出行。秦昊捏着酒杯,微微一笑,便快步下楼奔出,走的却是反方向。

      城南易居茶馆前,一青年男子支起了摊子,正在演练剑法。剑气鼓荡,衣诀翩飞,一套剑法下来,未见丝毫气息紊乱。此人正是秦昊。围观人群虽不懂剑法,但只觉得炫目好看,纷纷拍手叫好,只是没人给钱罢了。但秦昊并不在意,一套接着一套耍。

      终于,眼角余光看见秋家小姐徐徐走来,手里果然提着鸟笼。秦昊并未放下手中的剑,直到她上茶楼坐下。秦昊于是便提了声音说道:“在下今日要附送一个表演,给大家表演个戏法可好?”众人自然拍手叫好。

      秦昊从紫檀木盒中取出一朵茉莉花,拿在手里轻轻一转便抛上了天。谁想那花竟停在了半空,正停在茶楼二楼的高度。众人纷纷抬头注视。秋家小姐本来只随意瞥了眼秦昊的摊子,并未留意,这下看见半空中的花不免好奇起来,也静静看着。只见那朵茉莉花呼的炸开,化成片片花瓣落下,只是那花瓣却像落不完似的,飘散开来,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茉莉花香。花瓣随风吹进了茶楼,在桌子上翻了两下,又落在地上。秋家小姐虽隔着帷帽,但看着这漫天花雨不由得醉了,她伸出手想接住两片,嘴角也不自觉地上翘了几分。忽然,花雨里又多了好多蝴蝶,皆是白色,渐渐的便分不清哪些是花瓣,哪些是蝴蝶了。

      花瓣终于不再落了,蝴蝶也一个个飞走了,风吹起地上的花瓣四散开去,空气中的香气还未散尽。提示着人们刚刚那并不是一场梦。秋家小姐却突然看见面前飞过一只小鸟,立马转回头去,果然是自己带来的那只,尽不知什么时候出了笼去!低头一看,那秦昊果然也看向自己,轻轻带笑。她对着身边的丫鬟冷冷地说了句:“走。”,将鸟笼留在了原处。

      楼下的秦昊注视着她的背影,她穿着一身白衣,却泛着淡淡蓝光,不知用的是什么染料,但很称她。总觉得她带着淡淡的疏离感,好似自然而然的便将身旁的那些人隔离开来。从开始表演就一直在关注她的反应,看得出她很喜欢,也料到她可能会生气离开,只是从头到尾她都没怎么正眼看过自己,难免有些失落。无奈地笑了笑,收拾了一下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回到了三人常聚的酒楼,陆行墨和谭笑天像是已来了有一会儿了。

      谭笑天见到他便招了招手:“我们可听说城南茶馆下起了蝴蝶花雨,是你的手笔吧?”

      秦昊走过来,将道具往桌上一搁,抱拳笑道:“正是区区不才在下!”

   “佩服佩服!”谭笑天也抱拳还礼。

   “过奖过奖!”

      噗嗤一声,陆行墨已笑了出来:“哈哈哈哈哈!真是受不了你们两个!”

      秦昊这才坐下:“陆兄忙完了?”

      陆行墨知道他问的是与秋家的生意往来,答:“送礼撑门面的部分结束了,后面的便不归我管了。”

      谭笑天赶紧把话题拉了回来:“秦昊,快说说!那化蝶花雨究竟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秦昊便将来龙去脉同二人讲了。

      谭笑天却有些不明所以:“你变花瓣就变花瓣,怎么把人家的鸟给放跑了?”

      秦昊无奈一笑:“我问了她常去的那家鸟店的老板,老板说她买鸟本就是为了放生,我便想帮她放了。本也想到她会生气,但似乎比我预想的严重些。”

   “许是秋家小姐本想将鸟儿放回林中,你擅做主张在城里放了,她自然要生气。”陆行墨猜。

      谭笑天感慨了一下:“这大小姐对人冷冷淡淡的,对鸟倒是不错。可她就不担心老板因此故意捉了鸟回来,好让她放生?”

   “为此我也特意问过老板,说是因为她只是偶尔来,每次又只买一只鸟,捉的多了卖不出去反倒亏本。”秦昊似是有些得意的笑笑。

   “倒不是滥发同情心的无脑美人。不过你是怎么知道她要去那茶楼的?”

   “我收买了城中各大要道的小贩,让他们帮忙看她平常喜欢去哪里,买些什么。”
    “我想你怎么天天就那么坐着,也不跟着她去看看,原是早已物色好了‘探子’。他们倒是乐意,就不怀疑你有什么不良动机?”
    “那些小贩常年在此,找他们不会有人察觉。而且秋家刚搬进城,本地各路牛鬼蛇神都想着法子打听秋家的事,小贩乘机赚钱,也不会有人多问。”

   “怪不得一个个女子都要拜倒在他的石榴……呸……都要为他着迷。这办法一套一套的。”谭笑天对着陆行墨说,“以前倒没觉得,这次遇到个难上手的,招数全拿出来使了。”

      陆行墨不由得赞同:“我看他还有的是招,你的赌约怕是要输。”

   “输便输了也没什么。不过这连话都还没说上,想赢我,还早着呢!”

      秦昊看着街上熙熙攘攘的行人,淡淡说了句:“我可是对她愈发感兴趣了。”

玘珑

2016.04.25

于蒙特利尔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不定期更新

玘珑是我的笔名

写的不好请多担待

评论(4)
热度(11)
© 冰山雪仙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