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情为何物》——章二·初见

     三日后,城门口挤满了人,都想看看那秋家大户,更想见见那秋家小姐。秦昊、谭笑天、陆行墨三人也不嫌喧闹,和众人挤在了一起。但仗着有那么点钱,用几两银子买了个最前面的位置。

      未等多时,就听见锣鼓开道的声音,浩浩荡荡一行人便走进了城门。普通百姓没见过这种阵仗,都自觉让在一边。锣鼓队后,四人骑马佩剑,看着应是护卫。再后面便是一顶朱红色八人抬的大轿。

   “有点意思啊!八抬大轿!这不是三品以上官员才可配备的吗?”谭笑天不由得感慨起来。

   “确实少见,本城县令都只能做四人的轿子。”陆行墨摇了摇扇子。

   “这摆明了是要给人一个下马威啊!秋家绝不只是一个辞了官的商户那么简单。”谭笑天说完,转头看陆行墨,只觉得那扇子摇啊摇的晃得自己头晕,便看向了秦昊。

      秦昊接了句:“秋家小姐的轿子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谭笑天立马转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秋家小姐的轿子在队伍中后方。一顶四人的小轿,轻纱帷幔,隐隐可以看见坐在里面的人。窈窕纤弱,身材姣好,却看不清脸,被纯白色面纱遮着,更显神秘。凉轿旁的丫鬟只有一位,却前前后后站了六个持剑护卫。

    “那丫鬟功夫不弱。”陆行墨说。

    “确实,那些护卫更是厉害。”谭笑天接道,“这秋家越发叫人看不透了,老爷身边的护卫还不及小姐的。”

      秦昊没有接他们的话,却道:“若看不见脸,今天算是白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谭笑天取笑他:“我看你今天一直没什么话,还以为是病了。这下我可放心了,这风流侠客还能不好奇美人吗?”

      秦昊手里捏了一颗绿豆,只待轿子近了好打落她的面纱。可是秋家小姐身边的护卫各个功夫不弱,要想成功必要掐准时机,是以秦昊聚精会神,根本无暇理会谭笑天的取笑。

      就是现在了!秦昊正准备射出绿豆,却不想那秋家小姐像是事先知道似的,掀开帘子看了过来。秦昊一惊,立马收力,绿豆却已飞了出去,只因力道不大,半途便落了下来。秦昊松了口气,可那秋家小姐却仍朝他这看。风吹动着面纱,隐隐可以看见她的半张脸,细腻光滑,不带血色,白如寒霜。她和秦昊对视了几秒,便又放下了帘子。

      轿子渐渐远了,秦昊仍一动未动。

      谭笑天盯了秦昊一会,轻打了他一拳:“怎么?心动了?又想去祸害良家妇女了?”

      陆行墨也笑了:“我看那秋家小姐的容貌至少抵过八成少女,他心动,正常。”

   “也就八成。秦昊,我可劝你少打她的念头。”

   秦昊早已回过神来,轻笑道:“不都说我是风流侠客吗?我看上的女人还没有得不到的!”

   “我哪敢小看你呀?可你也别轻看她。我昨天找朋友打听过了,这小姐可是厉害!大将军的儿子上门提亲,聘礼还没抬进门,半道上就给拦回去了。还有那个新科状元,皇上面前的大红人,不知从哪得来个稀世的粉色南海明珠,也没说提亲,就只想见她一面都被直接回绝了,一点也不给人家面子。她爹倒也不管,任由着她,倒也不怕得罪人。”

   “秋老爷既然能坐八抬大轿,自然不止表面这点权势,只推说女儿任性,别人也不好过多计较。”陆行墨虽是商户之子,但平常合作的都是些达官贵人,这其中的门道自然也懂些。


    “你这么说也有点道理。只是那些个被拒了的都怕被人知道丢了面子,把消息封锁的死死的。平常百姓不知道,都以为秋家小姐是没人要才迟迟未婚。我看那些个大官互相之间都甚清楚,只是谁也没捞到什么好处,都闭紧了嘴不说话。我也是费了老大功夫才打听到的。”

   “越是难以得到的女人,我越感兴趣。”

   “你昨天不是还说冰山美人没有意思吗?”谭笑天突然想起昨日秦昊说过的这句话,“就你这声名狼藉的江湖浪子,冰美人能看上你?”

      陆行墨倒是不太同意:“秋家小姐刚只看了秦昊一人,也许美人不爱官场爱江湖呢?”

   “得了吧,这种大小姐也能爱江湖?她知道江湖是什么吗她就爱?我看她就是凑巧看到了,见我们三人风流倜傥英俊潇洒就忍不住多看几眼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秦昊噗嗤一声笑了出来。

   “你可别笑我,我还真不信你能搞定她。”

   “要不然我们打个赌。”

   “好!赌什么?”

   “折剑山庄三坛美酒!”

   “三坛算什么?三十坛还差不多!”

   “你可别后悔!”

   “就这么说定了!”

      陆行墨看不下去了:“你们两个……折剑山庄的酒是那么好求的吗?我能存上一坛已是不易,何况三十坛!”

      谭笑天倒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:“反正我赢定了!再说,求不来就去偷,偷不到就去抢。自家宅院,出入方便,被捉到了最多也就挨一顿打,关上一个月,无所谓!”

   “那你就等着被打吧!哈哈哈哈!我走喽!”秦昊说完使了轻功便溜。

   “真是见色忘友,说走就走。我看他到时怎么兑现那三十坛酒!”

   陆行墨摇了摇扇子:“他这样子你见的还少吗?”

   “你能不能别摇那扇子了,这天很热吗?”谭笑天瞪了陆行墨一眼,“我总觉得秦昊这次不太一样,你什么时候见过他对着一个女子发愣了?”

  “确实没有。”


      这边,秦昊已出城,坐在了智空寺庙的屋顶上。一路上,秋家小姐的面容一直在秦昊脑海中浮现。尤其是那眼神,那是他从未见过的眼神。无悲无喜,无波无澜,明明是在看着他,却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在看。那双眼睛清澈透亮,却又深邃不见底,似乎还带了层淡淡的忧伤。他很好奇,是什么样的女子可以拥有那样一双眼睛,与他曾经有过的所有女人都不一样。他琢磨着如何避开她的护卫去见她,却一时想不出什么法子。很少有女子需要他这么费尽心思,他却有一丝期待,有一点兴奋。

      智空早已习惯秦昊占用他的屋顶了,但这次也未免太久了些。他掷了跟筷子上去,不料秦昊不躲不接,筷子便插在了他头发上。


玘珑

2016.04.24

于蒙特利尔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不定期更新

玘珑是我的笔名


评论(4)
热度(14)
© 冰山雪仙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