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梦境一·中阴身》

      我从21世纪来,来到了这个地方。在这里我遇上了一个人,我好像爱上了他。可是能到这里的人不应该都摒弃七情六欲吗?也许是因为刚到这,还留着尘世间的记忆、尘世间的心。可我不知道这里人的心是怎样的,他好像只是把我当做朋友。朋友……我在这另结识了两位好友,一男一女,他们与他亦是好友。我们经常在一起聊天,聊自己在从前那地方的经历,原来这里的人是喜欢聊天的。我到这不久,不知道这里是什么样的,不知道这里的人是怎样的,我好像也不太想知道。

      我和他们聊我在21世纪的经历,这里似乎没有其他21世纪的人。也许有,但我不知道。他们对21世纪的事很感兴趣,尤其是他。他们都是古代来的,大约秦汉时期,或者更早。这里是一个奇怪的地方,这里的时间似乎是守恒的,无论是从什么时代来到这里的人都保持来时的样貌和记忆。在这里记忆不会忘去,但他们无法看见尘世中之后发生的事,即使他们活得有那般长。也许这便是他们喜欢聊天的原因。21世纪可以看到古代的历史资料,但古时的人无法预见21世纪的事。我听了些他们的故事,对那时的记忆,与历史总有些出入。但更多时候,都是我在讲述。

      终于有一日,他说想看看21世纪的世界,我好像并没有很惊讶。

      在这个地方有一个冰宫,或者是雪洞?我不太记得了。我知道那里有一个巨兽,打败了它就能去想去的地方了。好像从来没有人试过,也不知道那只巨兽有多厉害,他们对此并不关心。说来也是,历史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什么两样,到我那个时代终于有了些变化,但说白了终究不过弱肉强食、追名逐利,何况他们已经习惯这里了。我不明白他为什么想去,不过我也没有什么所谓,他想去我便帮他一把,至于我会不会回去我也不知道。另外两位朋友也愿意帮他,我们便一起去了冰宫。

      冰宫里外都没有人,也没有活物,只是在深处有一只巨兽。我们四人就这样踏进了冰宫。其实冰宫还挺好看的,我这么想着,不冷,顶很高,视野开阔,整个房子亮晶晶的。在哪里遇到了巨兽;它是如何被唤醒的;我们打了多久都无法伤它我已经不记得了。我只知道最后我不知道为什么,直接扑上了巨兽的手臂。那是手臂吗?我不记得了。我只知道那条“手臂”很难砍,皮肉都切断了,但骨头还连着。巨兽没有血,砍断的地方看着也不是很吓人,更像是芹菜的截面,我这么想着,不知道巨兽是什么材质的。之后那一段我做了什么我不记得了,我只知道我左肩受了伤,左胸好像也受伤了,但我终于把那条手臂砍断了。有时一段空白的记忆,后来巨兽的另一半身子正攻击着我的同伴,它的脑袋却躺在前方不远处,我扑过去将它的喉咙切断了,它那活蹦乱跳的身子便也倒下了。

      前方是一排栏杆,栏杆外的天空飘着些浮云。我们走过去看,底下死尸有九万里深,但那确实是21世纪车水马龙的景象。原来我们成功了,但我总是有种不好的预感,好像那巨兽会随时复活一样。我对他说:“没时间了,快下去吧!”他有些迟疑,他担心我的伤,他好像想先带我去疗伤再下去,但我怕来不及了。“我没事,”我说,“你快走吧!”我确实没事,没有伤到心脏,那么左肩的伤对这里的人来说并不算什么。他看着我,我不知道那是什么眼神,他似乎希望我和他一起走,但我从来看不懂什么眼神。我很想和他一起走,和他十指紧扣一起跳下去,可我走在担心那只巨兽,我便推了他一把,他就下去了。我问另两人:“你们想去吗?”他们不想。“那你们快离开吧!此地不宜久留。”他们知道我会跳下去,便离开了。没有等他们走远,我便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这里确实是21世纪,多么熟悉的地方!可是为什么没有人看得见我?难道我还未投胎?可怎么连孤魂野鬼也看不见我?原来我是中阴身啊?原来我已经死了。可我怎么会变成中阴身的?我突然想起,在切断巨兽喉咙时,我好像被蚊子叮了一下,也许那时枚针,沾了什么东西的针。于是我在落入凡尘的过程中死了。本来我肩上的伤是要不了我的命的。我是那里来的,地府不敢收我,可又回不去那里,于是便成了中阴身了。其实能去那里,我在凡尘的肉体便已经死了,再回来重新投胎活一遍也没什么意思,当中阴身也不错。我想了想他,便到了他面前。他长得和在那里时没有差别,只是他看不见我。中阴身就是这样,只要心念一起,瞬间就可以去想去的地方,见想见的人,无论在哪都可以。只要有人想到我,我也立马便会知道,无论多远都可以。

      于是我便天天在他身边晃荡,时间久了便不把他当做我全部的重心了,看他过得好像还不错,我便游遍了大江南北,做些好玩的事,明明去了那里之后就没有童心了。可中阴身终究还是很孤独,天地间没有鸟兽虫鱼知道我的存在。我便会回到他身边,让他陪着我。

      很奇怪,我只记得这种感觉,却完全记不得他做了些什么,在他身上发生的事,我一样也不记得。

      突然有一日,他在想我,想到我们在那里的经历。我回去看他,他居然看得见我!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在那里的记忆是不会忘记的,它只是被尘封了起来。我突然想起中阴身是可以进入梦境的,也许我不小心闯入了很多次他的梦境,触发了他的记忆。可他为什么能看见我?我不知道,但也没有什么所谓,他能想起我】能看见我,我很开心。自此,他便带着我游山玩水。可是,每当他说起别的地方,我只要一想,便直接到了那里,然后再回去。我真讨厌我是个中阴身!每当我回去,他总是轻轻摸着我的头,轻轻搂着我。可我觉得好难过,我为什么是中阴身!而且我发现自从成了中阴身后,我的脾气和心态愈发像个小孩了。难道中阴身是种返璞归真的境界?可我不喜欢!

      后来他说他要带我回去,回到那个地方。我知道他可以回去,只要他在凡尘中的肉胎死了,他便可以回去了。可我回得去吗?我是中阴身,我已经死了啊!但我还是相信他,我相信他有办法,我一直很相信他。可我又怕他后悔,他不是想看看21世纪吗?他不是很好奇吗?他那么早回去,怕是为了我。可我不想这样,在未来漫长的岁月里难保他不会后悔。也许他是厌倦了21世纪,本来能去到那个地方的人,对俗世就不会有太多留恋。所以从来没有人去打那只巨兽,所以他的举动让那里的人很震惊。但那里的人不会多管闲事,任何人想做什么,都不会有人挡着。不管他是因为什么,他想带我回去,我很开心!可是……我真的回得去吗?

      明明在那个地方的记忆是不会被忘记的,但为什么我的记忆会有那么多缺失的碎片?我觉得好累,每每想到这些问题我都觉得好累。他还是带我去坐观光电梯,去坐浦江邮轮,去坐观光隧道车。我发现我不再想着便会瞬间过去了,我好开心!可我觉得越来越累,之前我和他还去玩蹦极、玩跳伞,可后来我们就只是坐着船、坐着车看风景。再后来,我走不动了,他便一直抱着我,可别人看不见我,他们便对他的姿势指指点点的,那些人真讨厌。但我也没有力气去讨厌他们了。我好累,总是闭着眼睛靠在他身上。可我是中阴身啊!我不是已经死了吗?为什么会觉得累呢?也许中阴身死了便能回去了,也许这便是他的办法。死究竟是什么呢?我以为我懂的,现在却不懂了。

      后来……我的记忆里便没有“后来”了。我不知道我有没有回去,我不知道我有没有“死”。我只知道我一直在他身边,我记得那种感觉。


玘珑

2015.12.24

于蒙特利尔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这是之前做过的一个梦,一个很奇特的梦,加了些内容修饰了一下,写成了一个短篇故事。“中阴身”是之前在南怀瑾的著作中看到的名词,把名字和一些特征拿来用,又加了很多自己的幻想。

做的大部分梦是不记得的,但总有些记得的,在记得的里面又总有些有意思的。希望可以写成一个梦境合集吧。

朋友说这篇文章是意识流,其实并不清楚意识流是什么意思,但姑且算是吧。

玘珑是我的笔名,这篇文写了已有好几个月了,觉得放上来好像也不错。

评论(1)
热度(2)
© 冰山雪仙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