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一片孤叶 浮游在外

《情为何物》——章四·初遇(1)

      树林里,一只灰褐色的小鸟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白衣女子将手上的鸟笼递给身边的青衣女子,静静望着鸟儿飞去的方向,一动不动。直到鸟儿飞远了,飞到了看不见的地方,不知归处。半响,她终于说了句:“兰儿,走吧。” “是!”青衣女子回。两人正是秋家小姐和她的贴身丫鬟。

      秋家小姐仍是一身纯白色的衣服,微风起,吹起她的长发,她的衣袖。她没有戴帷帽,想是因为山郊无人,便没有了世俗礼教的束缚。戴帷...

《情为何物》——章三·戏法

      秦昊最终还是没有想出什么合适的法子,便包了秋宅对面一家酒楼的上座,观察秋家的动向。正所谓知己知彼,百战百胜。连坐了两周,秦昊发现秋家小姐偶尔会戴着素纱帷帽步行出门,回来时拎着鸟笼,而鸟笼里的鸟每次是不一样的。秦昊又细细查看过,她出行时身边只带着那会武的丫鬟,并没有护卫跟随,暗暗舒了口气,心里已有了行动的计划。

      谭笑天来过两次,打探下消息,顺道讨要他那三十坛好酒。

      秦昊早已习惯了...

《情为何物》——章二·初见

     三日后,城门口挤满了人,都想看看那秋家大户,更想见见那秋家小姐。秦昊、谭笑天、陆行墨三人也不嫌喧闹,和众人挤在了一起。但仗着有那么点钱,用几两银子买了个最前面的位置。

      未等多时,就听见锣鼓开道的声音,浩浩荡荡一行人便走进了城门。普通百姓没见过这种阵仗,都自觉让在一边。锣鼓队后,四人骑马佩剑,看着应是护卫。再后面便是一顶朱红色八人抬的大轿。

   “有点意思啊!八抬大轿!这不是三品以上官员才可配备的吗?”谭笑天不由得感慨起来。...


《情为何物》——章一·传言

      刚入夏,蝉还未开始叫,天气却有些闷了。酒楼里坐着不少闲来无事出来透透气的人,杂七杂八地讨论着城中最新的奇闻趣事。

   “唉!你听说了吗?这几日京城有一大户要迁过来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!是不是姓秋的?好像以前是做大官的,后来辞了官从商了。那生意!也不知是有什么关系,那银子就像蝗虫一样飞进去,挡都挡不住!”

    “你这什么比喻!那能叫蝗虫吗?我要有这么这样的蝗虫,高兴都来不及,还用担心什么收成。”...


《梦境一·中阴身》

      我从21世纪来,来到了这个地方。在这里我遇上了一个人,我好像爱上了他。可是能到这里的人不应该都摒弃七情六欲吗?也许是因为刚到这,还留着尘世间的记忆、尘世间的心。可我不知道这里人的心是怎样的,他好像只是把我当做朋友。朋友……我在这另结识了两位好友,一男一女,他们与他亦是好友。我们经常在一起聊天,聊自己在从前那地方的经历,原来这里的人是喜欢聊天的。我到这不久,不知道这里是什么样的,不知道这里的人是怎样的,我好像也不太想知道。

      我和他们聊我在21世纪的经历...

《雾中林》

入围第六届佳能感动典藏青少年专业组摄影比赛

已经是几年前的事了,记得是生日的时候获的奖,可开心了!

说起来也是临门一脚就要去做摄影师了~但还是做导演或者演员更加好玩呢~

1 | 3
© 冰山雪仙 / Powered by LOFTER